新发现清华简《傅說之命》三篇 河南傅氏网 -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官方网站

新发现清华简《傅說之命》三篇

2014-02-10 16:19 浏览: 4295 views 我要评论(4295 条) 字号:

摘要:  新发现清华简《傅說之命》三篇 說命(上)惟殷王賜說於天,庸為失仲使人。王命厥百工向,以貨徇求說於邑人。惟弼人得說于傅巖,厥俾繃弓,引關辟矢。說方築城,縢降庸力,厥說之狀,腕肩如椎。王迺訊說曰:“帝抑(有學者將此字釋為“繄”。甚是。譯文從此)尔以...

 

新发现清华简《傅說之命》三篇 說命(上)

惟殷王賜說於天,庸為失仲使人。王命厥百工向,以貨徇求說於邑人。惟弼人得說于傅巖,厥俾繃弓,引關辟矢。說方築城,縢降庸力,厥說之狀,腕肩如椎。王迺訊說曰:“帝抑(有學者將此字釋為“繄”。甚是。譯文從此)尔以畀余,抑非?”說迺曰:“惟帝以余畀尔,尔左執朕袂,尔右稽首。”王曰:“亶然。天迺命說伐失仲。”失仲是生子,生二牡豕。失仲卜曰:“我其殺之”,“我其已,勿殺”。勿殺是吉。失仲違卜,乃殺一豕。說于圍伐失仲,一豕乃旋保以逝,迺踐,邑人皆從,一豕隨仲之自行,是為赦俘之戎。其惟說邑,在北海之州,是惟圜土。說來,自從事于殷,王用命說為公。

參考譯文:
  〔在夢境中〕殷王武丁從天帝那裡受賜傅説,但傅説卻是武丁的敵人失仲役使之人。武丁命令百官畫其像,拿著財貨在邦邑百姓間尋找傅説。武丁讓專門製作弓的射人去籌備弓矢諸物,射人才在傅巖找到了傅説。傅説當時正在築城,衣褐帶索,出賣勞力,其樣子,腕臂與肩膀就像槌子一樣結實。武丁於是詢問傅説:“你真的是天帝賜予我的那個人嗎?”傅説回答道:“天帝確實把我賜予你,你左手拉著我的衣袖,你右手拱地向天帝扣頭。”武丁說:“〔夢境中〕確實是這樣。天帝是命你替我討伐我的敵人失仲的。”失仲當時生有兩個兒子,兩個兒子都生性頑劣。失仲設了兩個相反的卜辭去占卜求解:“我殺了他們”,“我不能殺他們”。結果“不殺”的設卜得到的是吉兆。失仲違背了占卜的結果,殺了其中的一個兒子。傅説從圍地出發討伐失仲,失仲的兒子不戰而退守,傅説一舉伐滅了對方的軍隊,當地的百姓都臣服了傅説,失仲逃走,他的兒子也跟隨他一起逃走,因此说這是一場赦免俘虜的戰爭(有學者將此句解為:〔失仲和他那一起逃走的兒子〕后来就繁衍为赤[孚攵]之戎)。傅說本为北海圜土之人,伐失仲取得勝利後,將失仲的土地献給武丁,回到故鄉。武丁將傅説招到都城來,傅説從此為殷王武丁效力,武丁任命傅説擔任三公之職,輔佐武丁治理百姓。 
  注解:《書序》云:“高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巖,作《說命》三篇。”譯文 加“在夢境中”四字即從此说。

中篇

說來自傅巖,在殷。武丁朝於門,入在宗。王原比厥夢,曰:“汝來惟帝命。”說曰:“允若時。”武丁曰:“來格汝說(有學者將此句釋斷為:咨!格汝說。甚是。譯文從此),聽戒朕言,漸之於乃心。若金,用惟汝作礪。古我先王滅夏,變強,捷蠢邦,惟庶相之力勝,用孚自邇。敬之哉,啟乃心,日沃朕心。若藥,如不瞑眩,越疾罔瘳。朕畜汝,惟乃腹,非乃身。若天旱,汝作淫雨。若津水,汝作舟。汝惟茲說底之于乃心(有學者將此句釋斷為:汝惟茲!說,底之于乃心。較善。譯文從此)。且天出不祥,不徂遠,在厥落,汝克(宣見)視四方,乃俯視地。心毀惟備。敬之哉,(!)用惟多德。且惟口起戎出好,惟干戈作疾,惟衣載病,惟干戈(有學者認為此處“干戈”應為“甲胄”,屬涉上文而誤的情況。甚合理。譯文從此)眚厥身。若抵不視,用傷,吉不吉。余告汝若時,志之于乃心。”

參考譯文:
  傅説從傅巖來到殷王武丁的都城,武丁在明堂門口迎見了傅説,與傅説一起進入了宗廟。武丁再次以夢境印證,說:“把你招來完全是天帝的意志。”傅説答道:“是這樣。”武丁說:“哎!傅説,你聽我說,你要以我的話為鑒戒,記在你心裡。如果把我比作兵器,你就是我的磨刀石。過去我的先王消滅夏朝,團結諸強,戰勝那些不服統治的邦國,都是憑藉伊尹的力量取勝的,這都是因為高度信任身邊的大臣而得以取勝。這是多麼讓人敬仰的啊,你要敞開你心所有來灌沃我的心智。就像是拿藥治病,人服藥後如果不感到瞑眩愦乱,那麼那病也是好不了的。我畜養你,是畜養你的腹心,不是畜養你的身體。就像天氣大旱,你就是那綿綿不斷的甘霖。就像河水滿溢,你就是那渡人之舟。你就應該是這樣的,傅説啊,要把這些話記在你心裡。如果天意不讓我們殷國長久,不及遠處,變故發生在我們近側,你要能夠注目審視四方諸侯,且能低下頭來審視腳下。要对心中存有诋毁的人有所防备。要恭敬行事啊!用人要提拔任用那些有德的人。往往是禍從口出,要慎重自己的言行,干戈能引起病亂,因愛而能生害,甲胄本能防身,但在不适当的情况下披甲戴胄,则往往会给自身带来災禍。如果走路不看脚底下,则容易受伤,好事反成了壞事。我告誡你的就是這些,你要記在心裡。”

        下篇

“……員,經德配天,余罔有斁言。小臣罔俊在朕服,余惟命汝說融朕命,余柔遠能邇,以益視事,弼永延,作余一人。”王曰:“說,既亦詣乃服,勿易俾越。如飛雀罔畏離,不惟鷹隼(惟),廼弗虞民(有學者將此句釋斷為:不惟鷹,惟廼弗虞民。與下文文意似更連貫),厥其禍亦羅于 ■■ 。”王曰:“說,汝毋忘(有學者認為此字應釋為“妄”。甚是。譯文從此)曰:‘余克享于朕辟。’其又廼司四方民丕克明,汝惟有萬壽在乃政,汝亦惟克顯天,恫瘝小民,中乃罰,汝亦惟有萬福業業在乃服。”王曰:“說,晝如視日,夜如視辰(有學者認為二“女”不應釋為“如”,應釋為為“汝”。甚是。譯文從此),時罔非乃載。敬之哉。(!)若賈,汝毋非貨如(土音戈)石。”王曰:“說,余既諟劼毖汝,使若玉冰,上下罔不我儀。”王曰:“說,昔在大戊,克漸五祀,天章之用九德,弗易百姓。惟時大戊謙曰:‘余不克辟萬民。余罔墜天休,式惟三德賜我,吾乃敷之于百姓。余惟弗雍天之嘏命。’”王曰:“說,毋獨乃心,敷之于朕政,欲汝其有友勑朕命哉。”

參考譯文:
  “……,遵從道德,和上天享受同樣的祭祀,我沒有什麽可說的。我手下執掌職事的官員沒有才智過人者,我任用你傅説來昌明我的政令,我安撫遠方的臣民,愛護近處的臣民,順從他們的意志辦事 ,以此來助我治理政事,葆殷國王祚長遠,成就我個人大業。”武丁說:“傅説啊,到了你的崗位上,不要輕易改變而前功盡棄。就像飛雀,不僅鷹把它當做獵物,還有人,它不知道防範,所以撞到了網裡。”武丁說:“傅説啊,你不要妄說:‘我能享有俸祿。’你能在我這裡享有俸祿的前提是你治理四方民眾能夠公正嚴明,你能夠長壽的前提在於你所承擔的政務。你能夠彰顯上天關懷小民疾苦的前提在於你刑罰公正,你能福祿昌盛,在於你承擔的職事。”武丁說:“傅説啊,你要像白天看太陽、晚上看北辰那樣尊行我的政令,現在你就主管朝事。你要敬勉啊!就像買賣交易,你要明白自己的重任,不要輕忽怠慢,將寶貴的金玉誤作為泥土石塊棄置。”武丁說:“傅説啊,我已經誥戒於你,你要讓自己的品德像玉石冰雪一樣純淨,在上位者和在下位者無不效法你。”武丁說:“傅説啊,過去殷王中宗,能夠盡行禘、郊、祖、宗、報五種國家大祀(關於“五祀”之名,有數種講法,譯文從整理者注),用九德彰顯天意,不輕視百官。就這樣殷王中宗還謙虛地說:‘我沒有資格做萬民的國君。我沒有失掉上天的嘉獎,上天於是將三德賜給我,我於是將其施行於百官。我不會閉塞不行上天的大命的。’”武丁說:“傅説啊,不要將你的心孤立包藏起來,要廣泛地將你的想法施行到我的政事上,希望你有志同道合的同志一起努力地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吧。” 
  注解:《說命下》第1支簡缺失,譯文於此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