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祖:带着朝圣的心拉长这份儿虔诚 河南傅氏网 -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官方网站

祭祖:带着朝圣的心拉长这份儿虔诚

2013-06-11 18:18 浏览: 2796 views 我要评论(2796 条) 字号:

摘要:  祭祖:带着朝圣的心拉长这份儿虔诚       提起中国的圣人,犹如翻开尘封的史册,历代明贤扑面而来,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接地气的,亘古第一圣人:傅说。      ...

 
祭祖:带着朝圣的心拉长这份儿虔诚
       提起中国的圣人,犹如翻开尘封的史册,历代明贤扑面而来,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接地气的,亘古第一圣人:傅说。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学习了孟子的名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其中的前几句是这样写的,“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作为华夏民族的中国人,对尧舜禹的认识相比妇孺皆知,而对于紧随其后的傅说,或许很多人不是太熟悉,更别提中国的第一位接地气的圣人之说了。傅说是一代名相,对于傅说走上一国宰相的位置,还有一段美妙的传说。
       商朝,武丁是第23位国王,即位伊始,胸怀大志的武丁就表现出非同寻常的治国策略,他三年不理朝政,完全将自己列于朝政之外,用眼旁观国家的所有事务,并静静的思索复兴殷商的方略,然而,从当前的贵族群体中难以找到得力的助手,而其在民间生活时结识的一位泥瓦匠,却一直魂牵梦萦于眼前,这位泥瓦匠就是智者傅说。由于傅说出生卑微,按照当时的等级制度是难以立足于政权环境之中的,而武丁如果执意要启用身为奴隶的傅说,势必要遭受王功权贵们的坚决反对和百般阻挠,一个“why"摆在了武丁的面前。突然有一天,一道灵光闪过武丁的眼前,武丁来到百官面前,说道:昨晚做了一个梦,梦中获得了一个可以辅政的圣人,于是便令画师将自己梦中所见之圣人的面貌特征进行了勾勒与描绘,得到一幅画像,并下令朝中官员去寻找,结果遍寻大河上下、终于在傅岩(古代地名,现在山西省平陆县县城东边的傅岩北路上,我此次朝圣,专门看到路牌名:傅岩北路)找到了一个相貌完全对应的人,此人名“说”,后被武丁以地名而赐姓为”傅“,也就是我们的中华第一圣人:傅说。
      傅说走上”相位“,改变了商朝没落的局面,傅说更是凭借自身的卓越才华协助武丁安邦治国,并创造了“武丁中兴”的辉煌盛世,其千古不朽的《说命》三篇,成就了傅说在中国历史上的圣人地位,其名句“知之非艰,行之惟艰”,更是奠定了我国最早的朴素唯物主义史观的基石,其创造的版筑营造技术,在我国建筑科学史上也是灿若星辰的一大贡献。
      2013年5月17日是傅说诞辰3348周年,作为傅说的后人,第一次踏上了朝圣之行,从5月16日下午启程,这份儿滚烫的虔诚就一直燃烧着……
           
                          一路上,我在沉默中度过。
 

       及至三门峡南站,下车的人很多,大家都在等候唯一的公交车”观光1号“,我看着潮涌的人群,想想未知远近的目的地,激动的心有些躁动,适逢出租车排满了路,看有人拼车入市区,就急不可待的钻进一辆车,10元,市区任何地方一个价,我看行,毫不犹豫的坐稳了。当司机问道我去的目的地时,着实有些唐突,因为,我也不知道该去哪个地方,直接说平陆县是要闹笑话的,想到刚刚打听的去平陆要经过黄河桥,就开口说道:到黄河南桥头。路上,我是想照相的,但突然看到司机师傅的右耳朵不见了(右耳完全
disappear,应该是人为的,不赘述),我在惊诧之余,又收起了手机,怕引起误会,因此一路无言,只用余光扫描着三门峡,这个所谓豫陕晋金三角的城市人文与风土人情。
      最后出租车师傅让我下车的时候,我还是一脸诧异,收费站,没看到黄河,看来距离黄河还是有一些路程啊,时间大约在5点多钟,本想徒步过河再打车的,然而想想,徒步是不是太慢了,于是,我便辗转四周,看有没有什么其他过河的方式。存在就是合理的,有需求就一定有市场,今天的社会已经基本实现人所需必有所供的地步了。在不远的路边,有骑摩托车的人在聊天,我顺便搭个腔,立马有人问我是否要过河?我说道,要过,怎么收费?10元过河,我补充道,我要到平陆县城,平陆宾馆多少钱?十五,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开路!
       摩托车的速度与轿车相比是慢了些,但与人的腿脚相比却是毋庸置疑的,在驶入黄河公路大桥之际,我借着颠簸的双手,伴着黄河桥上的呼呼风声,捏了一张”不见夕阳现余晖“
 

穿过大桥,迎面而来的是山西的大门,这个也是需要捏一张的。

 
进入山西,前行不多远,右拐驶入平陆县城的大道,不知道名字,应该是迎宾路吧,因为有“平陆欢迎您”。
 

      在平陆宾馆门口,孙师傅的热忱让我很感谢,我留下了他的电话:13603408351,谁如果来三门峡黄河大桥的桥南,需要进入平陆可以找他。
       来到平陆宾馆,彩虹门、气球在微风中满足地竖着,走进院子,迎面而来的是傅氏宗亲们对先祖傅说的尊崇与怀念。

 

 

       签到,报名,入会,彼此沟通交流认识,下午7点步入晚宴环节,还是那句老话: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大家都热情四溢的攀谈着,氛围异常的活跃,情感无比的真挚,老家是那儿的?做什么的?……一切都在计划中进行着。
 

      第二天,先祖傅说诞辰3348周年,平陆县城相关路段实行管制,集合,分组,统一部署,各环节、各章程协调一致,由于我手举“河南傅氏宗亲会”的大旗,不方便照相,所以,只能用语言来形容场面,“那家伙……人山人海,锣鼓喧天,……浩浩汤汤,横无际涯……“。一路直上傅相祠。
 

 
       祭祖是严肃的,只拍摄了两张。
       傅氏宗祠祭拜之后,下一个环节将进入傅说陵园,按计划、分组上车,齐进圣人涧。
 

      条山北横,黄河南绕,一路峰回路转,一下车,竟然有蒙蒙的细雨簌簌而下,吉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傅说陵园就在山丘对面,而短短的路却要多走几个弯,这些弯弯转转,转转弯弯,连着傅氏后人们的梦和盼,更是从这辗转跋涉中,来体验对始祖傅说的那份儿虔诚与神圣。
 
       途径马跑泉,提起马跑泉,也有一段美妙的传说。相传傅说在辅佐商王武丁时期,经常要深入各地查访民情,为黎民百姓排忧解难。有一次,傅说来到条山下的一个干沟里,此时人困马渴,忽然,马用蹄开始在地上刨起来,刹那间,奇迹发生了,在马的脚下,竟然刨出了汩汩清泉,甘甜纯美的泉水顺着干沟不停的流,也为当地百姓送上了救命水。后人于是便称该泉为“马刨泉”,又因为是傅说一路辛苦跑遍山川的缘故,又叫“马跑泉”,今天的“马跑泉”,依然为当地百姓所利用,傅说为民谋福祉的精神依然传唱在平陆县的山山丘丘之间。
 
 

     
来到傅说陵园,感受这份肃穆,内心燃腾起敬慕。
 






      祭奠完毕,班车回府,在平陆宾馆举行合影留念,我就成为画面中的一员了,希望摄影师能够尽快将合影等照片传至各省宗亲联谊会,让各宗亲都能够体验到这份荣耀与自豪,同时,更是对先祖傅说的一份儿感念与敬意。

       下午1点半,在南阳淅川宗亲的帮助下,坐车返回三门峡黄河大桥,我事先打听过的九路公交车,在开发区下车,也就是三门峡电业局门前可以与观光1号相遇,为此,我坐上9路,转观光1号,重回三门峡南站,走进高铁站,特记下了这一刻,平静。
 

       上车前与广东宗亲同乘一车厢,位置不在一起,只能目送其将行李放至行李架,抓了个镜头。
 

行驶中的火车速度太快,再次体验所谓的地上飞机,窗外,依然是”绿肥红瘦“。
 

       归来的路上,静看窗外,那倏忽而过的,不仅是岁月的沧桑,更是心灵的成长,记住这一天,记住这一年。 

感谢:世界傅氏宗亲会
          中国傅氏宗亲会
          各省市傅氏宗亲会
特别感谢:付文山总会长
     
河南傅氏宗亲会:傅军政 ,13073735615(联通),15188381115(移动)
业务范围:写作、文案策划、编辑,论文推荐发表,有业务交集者请关注我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