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洛邑傅家兵部志 河南傅氏网 -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官方网站

明清洛邑傅家兵部志

2013-05-25 00:41 浏览: 6080 views 我要评论(6080 条) 字号:

摘要:  傅家兵部坟明代万历年间的一个春日前晌,一场春雨过后,麦苗返绿,树木发芽。几家矮墙伸出桃枝,枝头花苞欲放。       嵩邑傅家大院,朱漆红门,门额上有块金匾,上写“智忠堂”。门里走出两...

 


傅家兵部坟

明代万历年间的一个春日前晌,一场春雨过后,麦苗返绿,树木发芽。几家矮墙伸出桃枝,枝头花苞欲放。

       嵩邑傅家大院,朱漆红门,门额上有块金匾,上写“智忠堂”。门里走出两个人来,一个年轻,黑胡子,着五品官服。另一个为老者,白胡齐胸,身穿青色长衫。路经两旁,各有二亩多大的荷花池塘。这虽不是荷花开放的季节,但水中的群鸭嬉戏闹水,也很叫人看了心悦。拐弯顺前街西行半里,经过官厅门前,就听见了喧闹的锣鼓梆子唱。村西的阅楼上,穿红着绿,刀光剑影。

       阅楼是坐南朝北,临着大路,大路北边几十步,就是嵩邑闻名的龙王庙。这次唱大戏,就是县城西关村这次祈雨成功还愿的,高价出资请河南府洛阳的大戏班,大唱三天。春闲,三里五村的男女老幼,来看戏的人真不少。观众的周围,是一些做生意的,卖吃的、唱的、玩的、穿的、戴的、还有一些生活杂品。单说那领着儿童买玩具的贵妇人特别多。有皮老虎、小风车、哨子、小号、毽子、陀螺。手拿玩具的儿童脸上都露着笑。

   台上的戏名叫《傅荣镇西凉》,主题是明代任总兵的傅荣,率领队伍在凉州神兵灭胡寇的故事。一个个武将十分神气、花枪、大刀枪法闲熟,博得台上陈陈掌声和喝彩。

   再说这二位行人在台下看了一会儿,信步向西走上一车马拱桥。桥下溪水潺潺。这水叫古路河,发源地是南边的神仙洼。据说那里有几十眼、大泉眼、古嘟古嘟往外冒,所以这河水四季长流。这河东的岗上、河西的寺庄两村的村民、有着河水洗衣、浇地、方便极了。传说伊伊的母亲,是没有出嫁的大姑娘,在这河边洗衣时吃了上游潭的桃子、又喝了这这河里的水怀学生下伊尹人,这没有生父的伊尹生而知之,才识过人,后来做了商朝的第一宰相。

   这桥向西一里许,就是远近闻名的寺庄村了。寺庄、岗上两村人家大都姓傅,历史上出过不少文官武将,县志里都有记载呢。这两村有五六百户人家,房舍都是青一色的砖瓦庭院,楼台亭阁,好不壮观。特别是寺庄街东头的傅氏宗祠,占地38亩,元代建筑,明清经过十八次修缮,碑刻有王夺的手书。住居100多里外的洛阳的河南府台,每年四月八日都要来这里降香,因这里是他的外婆家。

      再说这白胡子青衫老人,听说老家在山东蓬莱州,不知其名只知姓吕,众呼傅老家院。高雅着哪,是这伏牛山一带方园十几个州县闻名的风水先生。

      两人在桥上站着。白胡子先生不时向着东南方向的山头上张望,并用拐杖向山头上指了指,说:“傅老弟,你看那紫气东来,祥云飘飘,这个山头可有来头啊。你们管这山头叫啥名?”

      年轻者答曰:“两坡头。”

      青衫老者笑着摇了摇头,并摊开双手,说道:不凡呀不凡,《周典》上有记载,大禹在龙门治水时降服了龙王,把龙王发配到这里,令其看守陆浑口,于是这里就形成了这鼍鼓山。这是龙的头,龙身盘曲延绵几百里。着官服者惊愕,恍然大悟:“啊,怪不得岗上铜门寨旁的天然大堤叫龙舌头呢,是它保护下边傅家大湾800亩水浇地,旱涝不怕,年年丰收呀。”

      青衫白胡子说:“因为龙首在这里,所以这里就有块龙穴活地。你我兄弟一场,深交多年,如今我已到了古稀,我也没有什么可送兄弟,今天我就把这龙地指点给你,用来感谢你对我的多年关爱。”

      说着老者领先走下桥,沿西河堤南行39步,又折转向西丈量239步,将木拐杖猛向地下用力一插,说道:就是这里,这是正穴,没错。别人就是给我搬座金山,我也不会告诉他的。

      时近晌午,两人来到寺庄街一家叫兴隆斋的饭馆用饭。傅先生令店主人开了一坛百年老酒,答谢吕老先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主食一用,饭饱酒足。一行人起身打道回府,店门口已有侍者车马等侯。     

      车行至车棚村时,吕先生说我拐杖忘在麦田的地梗上了。傅先生差人前往寻找。众人看到多年的干橿子木拐杖长着六枝茁壮的新芽,众人喜惊如梦。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这里着官服的年轻人名叫商弼,号肖严,二十几岁就考位进士,做山东阳信县知县,家中用了一位仆人自姓,自称家贫,忠厚老道,也就是上面提到的白胡子老先生,他也就成了傅府的人了。吕老先生自己的房间里捧出一黑棕色的油柒匣子,上贴一环的封条,将它交给主人,并说茔地虽好,但下葬时辰更为重要。时辰我已写好,放在这匣子里,不到用期,不能打开。说毕,老者踏上祥云拱了手,飞走了。    

   时过十三载,有圣旨到,高弼的爷爷傅智在西南评判倭寇时铜铸首级800名军卒护运着灵柩回嵩州安葬。

   当时的知府,县知都住在岗上的接官厅里,致丧吊念的官员,绅士少说也有一千多人,起殡的队伍三里多长,旗幡、纸扎塞满街巷。那日子是九月十五。可时辰那,管事者打开那是三年的贴有封条的木匣子,一看傻了眼,只见那黄色的绢绸布上用朱砂写着那下葬的时刻:

               扁担开花

               头戴钢盔

               鲤鱼打鼓

               蛤蟆拍钗

               兔子敲鼓

  没有任何人能诠译出这里的含义。总管和主事者急的团团转,这可怎么办?叫来文官,智囊,也没有办法。从卬时灵官进入坟地,又过了两个时辰,还时不见差人拿来的扁担开花,更不见盆中的鲤鱼有什么行动。八大礼生交流配合着喝着礼令,孝子们扣头,哭喊,一阵盖过一阵,问老人何时入土为安?

   等啊,等啊,时间一刻一刻过去。香、少了一柱,又接了一柱,不知染了多少柱。

   眼看到了申时,即现在的16点时分,一农夫从西北的县城方向沿着官道走来,肩上杠着一根扁担,扁担上几条绢绸红花,还带着绿叶呢,十分逼真,专门从集上买来给妇人盒儿女们,生怕碰坏,为了保护,用细绳绑在扁担上。一人进城赶集回来,看热闹时把买来的锅顶在头上。

   主事人一看到扁担开花,头戴钢盔,激动无比,高声喊道:“有执事者各执其事鸣炮!”一枚两响炮“咚”一声飞上了天。就在那“叭”的声音响起时,正巧打中空中飞过的一只鱼鹰。鱼鹰受到打击恐吓,猛一张嘴,空中衔着的鲤鱼落下,掉下来直砸鼓面上,大鼓发出了响声。两只蛤蟆受到鼓声刺激,慌张蹦跳起来,蹦铜钗在上,铜钗响了两响,躲藏在草丛中的兔子听到鼓声和钗声,急忙逃窜,又接响旁也铜锣。

  随着一声“下葬”口令土工们动作麻利准确,兵部棺木顺利下葬。

   由于神仙吕洞宾给傅家看风水,选莹域,再加上下葬时辰准确,着傅家的后人中就没少出大官小官。光明清两朝就出了巡按、御史、进士、侍郎、文林郎、国之监学、府台、县令六十二人。现今共和国时期,部长、副省、专员、专家、教授、博士、硕士、已达八十多人,人才辈出。

   由于陆浑水库蓄水淤泥,兵部坟已深埋水下,但关于神仙吕洞宾给嵩县傅家看坟的传说仍在民间一代一代的流传着。

                                           嵩县寺庄七旬老人贺耀武口述

                                           嵩邑傅氏十九代孙东生撰文

                                           嵩邑傅氏二十一代孙强伟修改

                                           嵩邑傅氏二十一代孙媳郎新晓校正

                                                                   二零一二年秋月